快捷搜索:  钟奕勉

杜琪峯对谈贾樟柯 聊创作金句不断

杜琪峯导演对谈贾樟柯,聊创作回忆往事金句不断。杜琪峯直言:"对于创作者来说,视野和热情非常重要,当导演需要终生的投入,最好24小时都工作,不要想下班放假什么的。"         10月11日,第二届平遥国际电影节正式开幕,经典作品修复版在平遥首映,杜琪峯导演当天来到现场,和导演展开别开生面的对谈活动。杜导回忆起入行拍摄电影的往事,“最开始拍电影只为谋生,直到1996年银河映像成立,我才逐渐成为一个真正的导演和创作者。”他还寄语年轻导演,“对于创作者来说,视野和热情非常重要,没有这两样东西是没有创作火花的,
       杜琪峯回忆当时拍的往事,“那时候正值香港经济不太景气,尤其是受到了非典的影响。我拍摄的时是七十年代的香港,当时香港是受日本电视剧的影响比较多,从不好然后到慢慢转变的一个契机。”
       

《柔道龙虎榜》海报

“拍摄这部电影的时候,比较接近我所理解的电影世界,在拍的时候从头到尾都没有剧本。相信各位观众在看这部的时候,可以直接看到我自己的世界,我可能没有办法去表达,去直接告诉大家我的世界怎么样,但是看这部电影大家就会看到我的世界。”杜琪峯说。
       贾樟柯谈到杜琪峯导演的电影世界异常丰富,杜导从影多年贡献了六十多部杰出的影片,类型也是非常多元,有警匪片、黑帮片、喜剧片、歌舞片等等,他是怎么样在各种类型中间穿梭创作的呢?杜琪峰笑称:“如果要回答这个问题,半个小时是回答不完的。这个应该可以单独开一个课程来跟大家分享。”
       杜导直言,“我的电影世界其实非常简单,主要有两样:一个是比较个人化的表达,另外一个就要看商业方面的考虑。在我的电影世界里,我觉得时间跟空间都是很重要的。一秒钟24格、100格,或者是1000格,这个画面的变化会是怎么样呢?关于动和静,我不停地在思考,我觉得很难用正常人的动态来去衡量这么一个过程。比如我们古人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那么三秋和一日,到底跳跃该有多远呢,从文学上我们可以在时空上,让创作者有更多的空间。”
       谈及如何走入电影行业,杜琪峯透露说:“我小时候的愿望不是当个导演,当时做导演这个工作只是为了谋生。其实我是正式入行以后,才开始喜欢电影的,当中有过也很多成功以及失败。当初在电视台我23岁的时候拍成第一部电影,每一次的拍摄其实都是一个转变。有段时间我认为自己的工作是滥竽充数,只是一个技术型的导演,也在思考如果这样继续下去的话,应该怎么办呢?难道是赚够了就不做了,就可以提前退休吗?”
       杜琪峯回忆说,“在1995、1996年期间我一直在思考这个事情,当初1996年是银河映像成立,那个时候我才真正成为了一个导演,真正成为了一个作者。后来慢慢发现我可以成为一个好的导演,并且我也要成为一个有影响力的导演。现在的年轻影人可能读了很多导演的书,还有相关的理论,其实我并没有读过很多导演的书,之前没有从事过专业的学习,我是在拍摄中学习,在学习中拍摄的。”
       贾樟柯在现场称赞道:“杜导不仅是非常高产的一位导演,他也在栽培年轻导演方面近几年做了很多工作,包括监制很多年轻导演的作品,在香港也举办了新浪潮年轻导演短片影展,他又有哪些建议是送给新入行的年轻导演的呢?”
       杜琪峯直言:“作为导演以及创作人,我认为其实是没有办法休息的,24小时的时间都工作也不够用,更不要说下班的事情。如果年轻人你们觉得你是需要有固定的上班下班时间,那我觉得这一行就不适合你了。”
       “我觉得有两样东西对于年轻导演来说是非常必要的,第一个是视野,第二个是热情,没有这两样东西是没有创作火花的,你也不可能坚持下去。如果说拍一部两部电影十分简单,但是拍电影是需要终生的投入,代价是非常大的,这就需要你能够忍受住痛苦,以及有足够的决心和耐心。那如果你当导演只是玩票性质,我觉得之后是不会有什么成就的。”
       值得一提的是,在第二届平遥国际电影展开幕式上,杜琪峯荣获平遥影展东西方文化交流成就荣誉,杜导在现场表示:“很感谢贾樟柯导演能创办平遥国际电影节,让年轻人多看些不同的电影,也希望这个电影节能够带动大家对电影的热情,希望平遥电影节能够长长久久地走下去。” 阅读原文

版权声明:本文收集整理于互联网并注明来源,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无意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合作!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