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德拉斯:那场心脏病对我是一种福佑

安东尼奥·班德拉斯非常个人化的经历为他在佩德罗·阿莫多瓦执导的新片《痛苦与荣耀》中的表演提供了很大帮助。

   对来说,导演的是一部对他自己而言非常个人化,非常重要的电影。这位59岁的演员在片中饰演萨尔瓦多·马洛,一位陷入创作瓶颈期的导演,同时还要面对自己的心病,同时他的健康也在不断恶化。班德拉斯凭借该片中的精湛演技已经斩获了戛纳电影节最佳男演员奖。
  但班德拉斯对这部电影的自豪感并非来自于影片上映后大众对他的认可,而是因为他和自己饰演的角色面临着相同的健康状况,正是与角色之间的这种连接,帮助他恢复了对生活和艺术的热情。

《痛苦与荣耀》中字预告

  “我们做演员的,要靠自己的经历去生活,那是我们的养分,”班德拉斯本周在加拿大多伦多国际电影节上接受时光网记者专访时这样说道,“我们需要从自己的生活中汲取灵感,然后努力去理解这个人物,并且思考,‘我自己的人生中有哪段经历可以帮助我塑造这个角色?’我不希望任何人因此而感到不愉快,因为我说的只是我的个人体会。
  两年半之前,我得的那场心脏病对我来说的确是一种福佑,真的。那是我人生中经历过的  最好的事情之一,因为它用非常强硬的方式让我明白了生命中什么才是重要的,以及哪些东西是我应该清理掉的——其他东西其实都不重要,尽管我曾经以为它们很重要。所以,家人,朋友,还有我做演员的动力才是重要的——我指的不是专业方面的动力,而是做演员本身的动力,那种推动力,让我想要成为演员,想要站在镜头前或者舞台上,给别人讲故事的动力,我明白了它们的重要性。

《痛苦与荣耀》海报

   “我心脏病发作的那天晚上,医生给我做了手术,在我的冠状动脉里放了三个支架,”班德拉斯接着说,“当时有一个护士,是个年纪比较大的女人,她过来问了我一个很不寻常的问题。她问,‘你相信流行文化吗?’我很疑惑,但她又问了一遍,并且问我为什么人们会说‘我全心全意地爱你’,而不是说‘我用全部脑子爱你’,或者‘我用全部肾脏爱你’?”
  班德拉斯说到这儿的时候停下来大笑了一会儿才继续说,“我说我不知道,然后她接着说是因为心脏不仅仅是一个给全身输送氧气的器官,它还是人的情感所在。她还说,‘托尼,接下来的几个月你会感到非常悲伤。不会绝望,那只是治疗带来的后果之一,但你会非常悲伤。不过你会走出来的,并且会比过去更加清楚地认识自己,了解自己在生活中所扮演的角色。’
  事实真的像她说的一样。我变得非常情绪化,任何一点小事都会触动我。我一般不会哭,但我看电影的时候经常会热泪盈眶。我变得非常敏感,任何事都能影响到我。”

班德拉斯此前捧获戛纳影帝奖杯
  “佩德罗很快就把我的这种状态应用到了他的电影里”,班德拉斯接着说,“他对我说,‘不要隐藏。我了解你,你还想在观众面前装成坚强的样子,装成过去的你自己,但是,你要接受自己身上发生的变化,这种新的感觉对你塑造角色是很有好处的。这只不过是你人生中的一个新经历而已’他说的完全正确。我需要接受,所以我决定以新的状态进入这个角色。在这部电影里,我把自己心脏病发时和治疗心脏病的过程中的体会完全用进去了。”
  这种感同身受的表演已经打动了全世界的观众,而在今年的颁奖季中,这种感动可能会使班德拉斯的事业更进一步。
注:请持续关注时光网对多伦多国际电影节的后续报道,包括采访、专访、红毯直击等等。请在评论区告诉我们你对哪部电影最感兴趣!
阅读原文

版权声明:本文收集整理于互联网并注明来源,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无意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合作!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